<cite id="xf1jl"></cite>
<cite id="xf1jl"><span id="xf1jl"></span></cite>
<cite id="xf1jl"></cite>
<cite id="xf1jl"><span id="xf1jl"><var id="xf1jl"></var></span></cite>
<var id="xf1jl"><video id="xf1jl"><menuitem id="xf1jl"></menuitem></video></var>
<var id="xf1jl"><video id="xf1jl"><menuitem id="xf1jl"></menuitem></video></var>
<var id="xf1jl"><video id="xf1jl"></video></var><var id="xf1jl"><video id="xf1jl"></video></var><cite id="xf1jl"></cite>
<var id="xf1jl"><video id="xf1jl"></video></var><var id="xf1jl"></var>
<var id="xf1jl"></var>
<cite id="xf1jl"></cite>
<cite id="xf1jl"><span id="xf1jl"><var id="xf1jl"></var></span></cite>
您好!歡迎來到安徽順酷官網

0553-3830079

更新時間:2021-01-12   點擊量:
華夏時報 單美琪·2021-01-10 18:25:19

2020年仍是助貸市場不算平靜的一年,但市場也在監管層層壓實責任的夾縫中意外獲得了一些新的生長空間。年末,網商銀行試點助貸業務更給2021年助貸市場的發展方向留下了些許線索。

助貸市場格局有望進一步清晰

近年來,助貸這一經營模式在發展過程中不斷暴露風險而逐漸引起監管關注,相關部門也不斷出手治理從業機構們違規發放貸款、跨區域經營、信息收集使用不規范等問題。一路走來,助貸市場隨著網貸行業監管趨嚴以及禁止無擔保資質機構進行兜底承諾和擔保增信之后逐漸形成二八效應。

2021年,助貸業務也迎來新的探索。助貸業務伴隨監管風暴的每一次變化都被從業機構看在眼里,首先,“兜底”這件事,大多數助貸機構已在暗自告別了,這也進一步倒逼銀行、持牌消費金融公司等資金提供方不斷加強風控能力。

這是監管逐步引導的結果和方向。從2016年以來,監管就不斷強調商業銀行不得接受無擔保資質和不符合信用保險和保證保險經營資質監管要求的合作機構提供的直接或變相增信服務。同時也要求銀行與助貸機構開展合作時,務必關注后者的增信能力和集中度風險等。

由于助貸資金方主要包括銀行、保險、信托、資管、財務公司、小貸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等。例如對銀行而言,在《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簡稱《暫行辦法》)的壓力下,作為資金提供方的商業銀行也對助貸模式提出新的要求。

首先,在《暫行辦法》實施后,業務方面形成了相對具體的要求,不僅需要給助貸平臺釋放更多資金來用于提升自身獲客、場景化布局與輔助風控能力,也需要提供給資方更高的業務利潤來激活市場,這其中,“分潤模式”逐漸得到市場認可。

“分潤模式”即銀行承擔風控與放貸審核職責、助貸平臺則提供獲客導流、輔助風控等服務,雙方按照事先約定的利潤分成,對助貸業務利潤進行分配,但也承擔相應比例的壞賬風險。

當前,助貸中分潤模式主要以螞蟻集團、微眾銀行、京東數科、度小滿金融、美團金服、360金融、樂信等頭部金融科技公司較多。因此模式的核心在于助貸機構不需要再對資產進行“兜底”,所以對助貸平臺風控等水平要求較高。

其次,在實際市場操作中,規模較大的助貸機構分潤比例也會有一定的下降,但是由于不用“兜底”便不會影響利潤。

借貸市場供給格局的改變也在影響著助貸市場。去年8月之后,最高人民法院發布新修訂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簡稱《規定》)。其中將民間借貸利率司法保護上限調整為4倍LPR,即最高15.4%。而降低民間借貸利率司法保護上限,除了對民間借貸,整個金融市場都將受到深遠影響。

在行業看來,上述《規定》明確套取金融機構貸款轉貸的合同將被視為無效,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的同時助貸市場自然也受到了牽涉。民間借貸產品將進行大規模整改,短期大量產品將下架調整。同時,不合規、經營能力差的機構將加速退出。

例如,規定下發之后就有部分中小銀行重新收緊了助貸機構合作準入門檻。同時,資方們也更加傾向與助貸行業頭部平臺開展合作,以及重點考察合作方的風控能力與運營實力。

自去年11月2日,銀保監會、央行聯合發布《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簡稱《征求意見稿》)之后,高杠桿問題成為市場關注重點。

又因為從參與助貸業務的機構中來看,主要分為持牌機構和非持牌機構。持牌機構有銀行、小貸機構(包括傳統小貸和互聯網小貸)、消費金融公司等;非持牌機構主要是貸款助貸平臺、貸款咨詢公司、互聯網金融科技公司、數據技術公司等。

助貸市場中作為持牌的機構,通過網絡小貸牌照與金融機構聯合開展業務成為主要方式,在頭部機構中比較明顯。而行業巨頭因為對業務占有較大規模的份額,其發展動向也對市場導向起著絕對性作用。

對此,《征求意見稿》在準入以及資金門檻上也提出了相應要求,其中對于跨省經營的網絡小貸公司,從審批到監管的一系列權限,被全面上收到了銀保監會,而不是由地方金融辦負責;在資金門檻上,網絡小貸公司如果僅在本省范圍內展業,注冊資本不低于10億元,如果跨省經營需要不低于50億元,均為一次性實繳貨幣資本。

此外,還明確了網絡小貸公司的對外融資杠桿倍數以及在單筆聯合貸款中,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的出資比例不得低于30%。所以此前螞蟻暫緩上市也被認為受到了上述意見稿的影響。

去年下半年,作為“分潤模式”的被包含關系,“純助貸模式”一詞頻頻被提及,其指的是金融科技公司僅僅提供獲客營銷、風控輔助等服務,并不直接參與出資。純助貸往往需要通過保證保險、融資擔保等形式提供增信,市場一般默認為隱性出資。

既然不涉及到出資,那么對于《征求意見稿》所提出的最低30%的出資要求,便不受用,而在《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中也明確,不管合作機構是否共同出資發放貸款,均沒有提出明確的量化要求,包括注冊資本、最低出資比例等等。

這也是為什么此前巨頭們更傾向于將消費信貸業務隱身為“科技服務”的純助貸模式,這樣既無需增加資本金,又不受杠桿限制。

但監管部門會放任真聯合、假分潤的大行其道嗎?答案心知肚明,這也是為什么去年金融委將金融活動全面納入監管,以及對同類業務、同類主體一視同仁來進一步收緊和約束該類業務。

未來,助貸業務仍具有較大發展空間,但需要市場主體和監管部門之間的良性互動。華夏時報金融研究院認為,2021年,在抬門檻、限杠桿的定調下,助貸業務的成長空間已經被進一步打開,市場格局也隨著參與者的逐步規范走向清晰和成熟。


電話:0553-3830079   qq:2768451050   企業郵箱:shunku@skscie.com

地址:安徽省蕪湖市鏡湖區僑鴻寫字樓1512室   公眾號:安徽順酷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皖ICP備2020020365號
忘忧草社区在线www韩国